终丱兮

嘿嘿嘿。

【叶黄】囿(上)

私设一大堆,里面的情节基本没有隐喻原著【好意思?】所以就别太在意里面的bug了。
勇者们的大型厨艺魔幻现实主义乡村爱(ji)情故事xdd
微量双花王喻一定不要踩到雷呀xd

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。

【叶黄】囿(上)
黄少天是一位勇者。
他的梦想,是流浪的到大陆另一端的尽头。在那里,不同于他故乡的平坦多海,有着险峻陡峭的覆着厚厚白雪的山,有着冷冽的寒风,人们自由地放牧,歌唱,游荡。
黄少天一直向往着。
于是,当黄少天长成十六岁的少年时,他准备出发。
勇者的旅途不需要负累,他出发时,只携着一颗热忱的心。
好吧,还带着一包干粮,一壶水和一把匕首。
临走前,他告别了父母后,又同他的朋友们告别。
黄少天,是蓝雨勇者小队的一员,蓝雨小队在这个大陆还是很有名的,有人甚至会从远方赶来,只为一见。
队长喻文州听说他要走,摇了摇头,喃喃着:“少天,你还是不明白。”黄少天不服,亮着眼睛答道:“队长,我就算不明白,也会一直向前走,总能找到自己的答案的…”这话还没说完,喻文州蹙起眉,他叹了口气:“也是,你有权选择你自己的生活。”
于是黄少天和一众男孩子们告别,踏上了旅途。
他跋山涉水,晚上盖着外套在星空下入睡,饿了就吃干粮,等到口粮快要告罄,这位口才还不错的勇者少年就会敲开人们的家门,向他们要些吃的。
黄少天本身长得清秀讨喜,又口齿伶俐,不少人都愿意给些好吃的,再邀请他歇息一宿。

当然也有例外。比如他经过微草村时,他刚露出蓝雨小队的徽章,一没忍住就对着那个叫王杰希的人的眼睛噗哧一笑。于是他被赶了出去。
黄少天莫名地特别生气,故意戳他痛处朝他嚷嚷着:“你是不是对五官对称的人有什么偏见!”王杰希刚转了身关上屋门,又愤怒地冲了出来,抄起扫把作势要打。黄少天做了个鬼脸,飞也似的跑了。跑了不远,他听见那个奇怪的人自言自语着:“果然和那喻什么一样讨厌……”
而在他跑了几百米之后,黄少天突然发现,他把背包落在微草那儿了。回去被打,还是冒险前行?那还用说,真正的勇者总是会忍辱负重来追求自己梦想的嘛……
于是黄少天选择自己冒险前行。
他才不要再见到那个奇怪又一点都不友善的人咧!

好在接下来他遇见了虽然有点奇怪但是特别友善的张佳乐。他住在一个带花园的大别墅里。在听说黄少天把背包丢了之后,张佳乐特别豪爽地冲黄少天说,我这儿包多的是,你要是需要就拿一个!
但是当黄少天看到了那些粉色花底还绣着花朵的包,他谢绝了张佳乐。
但他还是幸运地获得了在别墅里住一宿的邀请。下午,黄少天随着张佳乐参观了这金碧辉煌的别墅以后,不由得感叹,你真有钱,厉害!
张佳乐耸耸肩,我不是很有钱啊。
黄少天禁不住看向了他,打趣道:“嗬,你这样都不算有钱,那我呢,我岂不是已经穷成咸鱼了?真是的,有钱就有钱嘛,谦虚什么…”张佳乐摇摇头,突然神秘地凑过去,微笑道:“这不是我的钱。”
黄少天思索一番,恍然大悟,瞪大了眼睛,望了望四周,也凑近张佳乐悄悄问道:“你偷的啊?”张佳乐怒拍天头:“瞎说!”
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钥匙响动的声音,张佳乐便指了指门口,道:“他的钱。”黄少天望过去,看到一个青年进了门。
当看见张佳乐走过去两人非常熟练地拥抱了一下后,黄少天有点愣住了。看见他们俩还有要亲的趋势,黄少天忍不住捂住了眼睛,咳了一声。
张佳乐转头问道,你不接受这个的啊?他看起来有点失望,但是黄少天没注意隐含在他眼神深处的狡黠笑意。黄少天脸腾的红了,摆手摆得跟抽了筋似的,不停说着没有啊没有啊,我我我可以接受的……少年越说越紧张。张佳乐噗哧笑了,没事没事,你不接受我们也不会叫一车马人来打你啊勇者先生。
吃了晚饭后黄少天悄悄跑去问张佳乐:“你就愿意一直待在一个地方吗?难道不会想要出去看看这世界有多大多漂亮?”张佳乐突然严肃起来:“当你哪一天遇见了这样的生活,你突然就会觉得,我已经有了我的全世界,被困于其中也会甘之如饴。”黄少天有点不服气,但终究没有开口。
第二天一早,黄少天要出发前行了。张佳乐留他,说你住下来呗。黄少天笑着摆摆手:“不了。”他想了一下,又添了句:“祝你们……嗯,”他又涨红了脸,“白头偕老!”
张佳乐: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谢谢啊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他们打闹着道了别。


然而离开了张佳乐与那个青年的别墅之后,路却不怎么好走了。
越是前行,人烟便越稀少。走了快一天后,他正穿梭在一片树林里,放眼望去,一片绿盈盈的,哪能有什么人家呢?可是,黄少天已经饿了。
黄少天突然想念起了张佳乐粉色的背包们。
好在他作为一个勇者,总是带着些防身武器的。他从裤袋里掏出匕首,准备找找有什么小动物可以猎了吃。
又走了几个小时,他有些乏了,脚掌因为多日奔波而酸痛,肩膀也沉得慌。他眯了眯眼,有些困倦,想躺下歇歇。
他屈膝,正要靠到身后大树的树干上闭目养神一会儿。但在黄少天快闭上眼睛的时候,他蓦然发现对面草丛中映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。
黄少天僵住了,一瞬间血液凉到脚底。
靠,不会是狼吧!
黄少天虽然是一个勇者,但平日里是不出远门的。平常也就是帮村尾老奶奶洗洗衣服,帮村口老大爷钓钓鱼什么的,虽然有时也会和朋友们比一比武,但多是玩玩,这么刺激的直接关系到生死的与狼搏斗,他真没试过啊!而且,黄少天动了动自己酸痛的腿,脑袋一阵眩晕,自己现在实在太虚了。
可当想到了他可能死在这里之后,他再不敢用那种玩闹的悠闲心情吐槽了。
他绷紧了肌肉,握紧了匕首,想要站起却又犹豫了,他有点担心自己的一个动作就成了那狼扑向自己的导火索。
那么,静观其变吧。
黄少天此时反而出奇地冷静,他控制着自己全身,甚至每根发丝都在随时准备扑起。他死死地与那狼对峙着,希望它做出什么动作打破这静默。
终于,随着窸窣的枯叶被踏碎的声音,黄少天看见了那飞扑而来的黑影。他就在那一瞬间用尽全力挥着匕首向那狼的脑袋扎去!
温热的液体喷溅在黄少天脸上,然而他尚未来得及产生些欣喜,就被一个重压把后脑勺撞在了树干上。黄少天眼睛有点泛花,但他立马从那一匹还热着的躯体下爬了起来,拔腿就跑。那狼身子被伤,懵了一瞬,随即愤怒地追了上去。
黄少天冲了一两百米之后,渐渐觉得体力渐渐不支了,身后树叶被踩碎发出窸窣的声音越来越近了,脑袋晕晕的,呼吸也乱了,但他实在不甘心,他真的不甘心——堂堂勇者怎么能这么屈辱地死在路上!
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尝到了一丝腥甜的味道。我还要再跑一会才行,再多跑几步……说不定能得救……黄少天眼前黑了几秒,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往哪个方向跑了,但他还是跑着。他知道他只有这个机会了,把握不住就不会再有。
勇者,你是勇者!怎么能败在这样一个畜生爪下!
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议着主人的暴行,疼痛难忍。但黄少天却没想过后悔,即使死在这里,他也算是为了梦想而死吧?虽然这死的实在是憋屈啊……对不起啊,自己这几年都没有好好珍惜蓝雨小队给的温暖……
当眼前隐隐约约地出现一抹灯光,黄少天几乎以为是自己太累而出现的幻觉了,但他仍猛的再一次冲起来,尽管气管已经干涩得要炸了,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“救命啊”,又那么勉强地挪动了几步,终于摔倒在了草地上。他感到累极了又困极了,露珠湿润了他的脸、他的唇。
他觉得有一个人冲了过来,身后传来动物的哀嚎。
他被抱了起来,笼入一片奇异的令人安心的烟草味中。黄少天终于放松了身子,沉沉睡去。


再次醒来,黄少天感到放松多了。自己好像是躺在床上,枕着柔软的枕头,身上是暖呼呼的被子,他几乎觉得自己是被带回了蓝雨自己那个舒适的小房间。但屋内装饰却与自己的房间大相径庭。简朴而整洁,却严肃地没有一点装饰,不像自己的房里,到处都是小花小草,摆着沙漏和晶莹的天气球。
虽然,都在墙上挂着武器就是了,看来这屋主也懂点武。黄少天瞄到墙上的那把伞,顿时来了兴趣。他忍住浑身酸痛从床上爬起来,下地走近那把伞。
在他伸手快要碰到那把伞的时候,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。
门口站着一个青年,正好整以暇地盯着黄少天伸出的手,似笑非笑,开口说道:“哟,恢复得挺快嘛。”
来人面目俊朗,但是他那有些嘲讽的语气让黄少天特别不爽。但黄少天是勇者,是一名讲文明懂礼貌的勇者,那青年作为自己的救命恩人,自己自然是要好好报答的。
虽然这不妨碍黄少天看他不爽。
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的失礼,收手退了一步,看向来人问道:“多谢阁下救了我的性命,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
“叶修。”
黄少天不禁有些好笑,这人就这么应了这声“尊姓大名”了?都不谦虚一下。但他还是答道:“我叫黄少天。谢谢你啊,要不是你,我可能就死在那狼嘴里了。”他自己可能没意识到,自己的态度被叶修那句有些自恋嫌疑的回答变得亲近了不少。“只不过……”黄少天有些尴尬地说,“我现在身上也没啥东西可以回报你,你要是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做,就和我说,我是勇者,很厉害的。”叶修轻笑一声,慢悠悠地问道:“小朋友,你可是被我救了诶,还有什么事需要你做的我做不了?”黄少天顿时怒从心头起,嚷嚷:“靠靠靠,我那是碰巧状态不好,我当时可是好久没有吃饭了又赶了那么久路,平时那样的狼我一个人能打十只!”
叶修笑着走到人边上拍了拍黄少天的头,指着一旁桌上的饭菜,调侃道:“行,那你把这饭吃了,恢复好你的状态去给我打个十匹狼回报回报我吧。”这话的语气,就好像两人是认识了多年的好友一样,完全没有一点陌生人刚见面的样子。
黄少天有点心虚地没有接话,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实在与叶修显得太过亲近了,他想了想便又生疏而礼貌地回了一句“谢谢”。
这场面一下变得有点尴尬。
黄少天很礼貌的坐下,很礼貌地拿起筷子,很礼貌地夹了一筷子菜,很礼貌地往嘴里送去。
一时间,空气有些安静。
然而下一秒安静就被打破了。
“噗卧槽这是什么————咳咳咳咳…”黄少天差点把一嘴菜喷出来,但黄少天讲文明懂礼貌,所以他忍住了。但嘴里的饭菜,那种焦糊中带甜,甜里有咸,咸中夹杂着些许的酸涩味和生脆的口感,仿佛是有几百把剑在砍着自己的味蕾。难道这就是自己不被狼吃掉付出的代价???
但黄少天作为一个勇者,他坚强地咽了下去。没事没事,到肚子里就一样了,都一样了。
叶修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:“糖醋野狼肉炒秋葵,不好吃吗?”
给你们讲个秘密哦,黄少天以前其实是吃秋葵的,但是从这一刻起,他不会吃了。

黄少天,又名:黄·达拉崩巴班德贝迪卜多比鲁翁·少天xddd感觉这篇有点偏了啊哈哈

机智如我
@羊肝菌_ 看完太太的玩法之后搭出了神奇的东西www